14A 的彭總裁為台灣留下了什麼

央行總裁彭淮南曾在2016年9月表示,這將會是他的最後一個任期,這也意味著,這位在任20年的央行總裁即將要在2018年2月正式卸任,正好在幾天前,《全球金融雜誌》(Global Finance)再度給了彭總裁A級評比,他也成了前無古人,應該也是後無來者的14A總裁。

那麼,這位14A總裁在任的這20年間,留給了台灣什麼呢?

是1998年大戰索羅斯?還是台灣看似平穩的物價?如果要我選的話,我認為央行每年固定貢獻給國庫的盈餘與獲利模式,恐怕才是影響台灣最深遠的部份。

 

央行盈餘成了台灣政府主要收入來源

若我們以央行每年繳庫金額和中央政府的賦稅實徵額來做比較,1995 年的比例是 1.39%, 到了 2017年是 10%,而因應次貸風暴而追加央行預算的 2009 年,央行盈餘佔國庫歲入的比例更是高達 了22.63%。

從上述的比例來看,央行根本就是台灣政府的印鈔機,而且想用多少,就印多少。而以絕對金額來看,央行2017年的預算數是1,800億新台幣,這比鴻海在2016年創歷史新高的獲利1,486億元還高。

既然央行賺錢的能力這麼強,那我們就把球都給姆斯就好啦,什麼軍公教退休金、勞工退休金的破產問題等,根本就只是一片蛋糕而已,不是嗎?

在下這樣的結論之前,我們必須要先了解央行是怎麼賺錢的。

從央行的資產負債表來看,我們可以發現其主要資產是國外資產,這部分包括黃金、存放國外銀行業、外幣有價證券,後兩者也就是外匯存底。而負債的部分則是國內銀行業的存款。如果單純從幣別的角度來看,央行是持有大量外幣資產以及新台幣計價的負債。

從中央銀行的損益表來看,最主要的收入就是利息收入,支出的部分則是利息費用,也就是說,央行的獲利是來自於外幣資產的利息收入以及新台幣負債所產生利息費用間的差額。當外幣利率越高,新台幣利率越低,那麼央行就能夠創造更多的獲利。

我們從這裡可以發現,如果央行盈餘成為該行政策目標,那麼央行與老百姓之間就出現了利益衝突。

因為央行持有的是新台幣負債,而我們則是持有新台幣資產。如果新台幣的利率提升,央行的利息費用便會增加,獲利就會因而減少,但這對於持有新台幣資產的我們來說其實是比較有利的。

而在匯率方面,央行曾於2006年發布一篇新聞稿「中央銀行盈餘具有高度不確定性」提到,1987年,一美元兌新台幣由40元大幅升值到25元的過程,當時的央行因此出現了鉅額「兌換差價準備借差」,以至於連續四年無盈餘繳庫。

所以,如果中央銀行想要持續實現其盈餘目標,就不能讓新台幣大幅升值或著利率高於主要國家水準,而這讓該行的貨幣政策失去了應有的專業與獨立性。關於央行盈餘與貨幣政策間的關聯性,已有諸多的研究論文,而從這些論文的研究結果發現,央行的盈餘目標確實已經扭曲了其貨幣政策的獨立性。

本文的目的是分析台灣1981年以來的貨幣政策法則。透過估計貨幣政策反應函數,我們有如下的發現:(1)1981-1997年,台灣央行的貨幣政策可用貨幣成長率法則予以刻劃,反之,1998-2008年,則以利率法則較能適切說明台灣貨幣政策。(2)台灣央行於1999年後可能採用不對稱的非線性利率法則。亦即新台幣升值時,干預外匯市場,採寬鬆貨幣政策;新台幣貶值時,央行不阻貶,甚或可能推波助瀾地助貶。

台灣貨幣政策法則之檢視》陳旭昇,經濟論文 38卷1期 (2010/03/01)

 

央行的政策對於匯率及繳庫盈餘具不對稱性反應。在台幣升值或繳庫盈餘上升期間,央行採行寬鬆貨幣政策以降低利率或買進外匯讓台幣貶值,進而提高盈餘;反之,在台幣貶值或繳庫盈餘下降期間,則無顯著的相同反應。這些影響說明央行的政策可能會因要達成繳庫盈餘的目標而改變。此外,本研究更發現,1998年後繳庫盈餘對央行政策執行的影響更加顯著。

繳庫盈餘與央行的貨幣及匯率政策》劉彥汝,台大經濟學研究所論文 (2013/03/07)

 

那,我們失去了什麼

從上述的數據,我們很清楚的可以知道,彭淮南總裁任內的央行為了達成盈餘目標,而採取了阻升不阻貶並壓低利率的貨幣政策,也就是說,央行的貨幣政策完全被盈餘給綁架了。

如果長期壓抑本國貨幣升值,採行低利率、甚至於負利率的貨幣政策會有什麼後遺症呢?我們也許可以從其它國家的狀況來了解一下。

亞洲國家的案例,我在我個人的著作《民國100年大泡沫》已經有很詳細的描述,現在,我們可以來看一看近期歐洲的案例。

在歐債危機之後,市場對於歐元產生了信心危機。大量資金湧進了瑞士,而讓瑞士法郎兌歐元出現大幅升值。

瑞士央行為了阻升瑞士法郎,自2011年便設立了一歐元兌1.2瑞士法郎的下限,在那之後更實施激進的負利率政策。而為了維持前述的兌換比率,瑞士央行只得發行鉅額的瑞士法郎並從市場上收購歐元,這讓該國的外匯存底在快速膨脹,目前已經是全世界外匯存底排名第三名的國家,而外匯存底的規模就約當於該國央行發行貨幣的規模,瑞士浮濫發行貨幣的後果就是讓現在的瑞士深陷在房地產泡沫危機之中。

因此,瑞士在2014年底舉行了黃金公投,要求瑞士央行將黃金佔央行外匯存底比重提高至20%,以維持瑞士人民手中瑞士法郎的實質購買力。否則瑞士央行便可以無限制的擴張其資產負債表,而瑞士人民就必須承受房地產飆漲與實質購買力衰退的苦果。這項公投雖然最後因為進程過於激進而被否決,然而其意義卻是良善的,因為央行作為貨幣發行者本有其義務維持貨幣應有之價值。而瑞士雖然沒有通過黃金公投,但該國央行最後於2015年初放棄釘住歐元的政策,瑞士法郎升值到應有的水準,瑞士央行也因此蒙受了巨大虧損。

瑞士央行的這場實驗相當值得台灣借鏡,因為台灣也是長期阻升新台幣而釀成了目前的房地產泡沫危機,而這股炒地風潮更蔓延到了農地與工業用地,並且拉高了台灣企業的經營成本。

所以,榮獲14A的央行總裁在這20年間內究竟留下了什麼呢?

如果這套遊戲繼續玩下去,台灣許多的經濟問題是難以解決的。所以,如果彭總裁還希望能對台灣有什麼貢獻的話,就把這套遊戲跟它的影響,找個機會跟台灣人民說清楚,別讓以後的政府與央行再把老百姓當提款機了。

 

 

One thought on “14A 的彭總裁為台灣留下了什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