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工資又調漲了,然後呢?

台灣的基本工資又調漲了,近幾年來台灣基本工資調整的頻率相當高,幾乎是每年都在調整,從2007年至2017年間已經調整了七次,當時每月的基本工資是新台幣17,280元,時薪則是95元,而以2017年8月所通過的版本來看,每月的基本工資是22,000元,時薪則是140元,調幅分別為27.31%與47.36%。

然而這樣的調漲頻率與幅度是否真能使勞工們受益呢?

設立基本工資的意義在於,維持勞工最基本的生活水準。然而傳統經濟學已經說明了,設立基本工資不見得能夠提升勞工們的實資薪資水準,甚至還有可能造成失業率的上升。這是很簡單的價格與供需理論,價格提升了,需求就會降低,而那些只能從事低薪工作的邊際勞工,或著是傳統上在求職時會遭到歧視的族群,就成了調升基本工資後的犧牲品。

但美國西雅圖近年的實驗結果,幾乎徹底推翻了上述傳統經濟學的推論。

西雅圖從2014年起開始積極的調高最低工資,當時是每小時9.47美元,而在2016年已經來到每小時13美元,高於美國所有其它的城市,並預計要進一步調升至每小時15美元。

他們之所以願意進行這麼激進的調整,原因在於柏克萊大學近期的一份研究報告。他們針對2009年到2016年間西雅圖食品產業的狀況進行研究,發現最低工資每調漲10%,食品產業的工資上漲幅度可以接近1%,其中像是麥當勞這樣的速食店,上漲幅度更是高達2.3%。更重要的是,部分食品產業的雇用人數呈現略微上升,而速食店的雇用人數雖略微下降,但都未達統計上的顯著水準。

傳統經濟學理論中,調漲基本工資會引發失業的理論徹底被打臉。這也成了西雅圖想要繼續調漲最低工資,而其它城市亟欲跟進的理由。

但是!

過沒多久,華盛頓大學的研究報告則是呈現了另外一個「事實」。他們發現,在西雅圖的低薪就業市場中,每小時工資雖然因法令規定而調升了,但是總工時卻出現了更大幅度的下滑。他們估計,那些受到影響的最低工資勞工,因為工時減少,造成每個月大約減少125美元的收入,約當於6.6%的工資。

所以,最低工資的設立,真的有幫助勞工維持他們最基本的生活水準嗎?

西雅圖的現象並不難理解,以計程車為例,若政府調漲了跳表價格,那麼很多人可能會選擇改搭大眾運輸工具或自行開車代步,這麼一來計程車的「基本薪資」是提高了,但是需求也減少了。而那些外表看起來比較破舊的計程車,也就更容易被消費者給跳過,在「基本薪資」調高之後,更是難以載到客人,維持生計。

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這種價格與需求之間的關係並不難理解,但不知怎麼的,當我們的立場換成了勞工,這種供需原則彷彿就不再成立,調高基本工資成了勞方不斷積極爭取的目標,但最終受害的還是那些最基層的勞工。

 

多少的基本工資才合理

一種支持基本工資的理由是,大幅調高基本工資確實可能會引發失業,但「適度」的調漲基本工資就不會有這個問題。這種說法,即便連反對基本工資的人應該也無法予以否定,但問題就在於什麼叫做「適度」。

以台灣為例,台北市與屏東適用於同一個基本工資嗎?傳統產業與科技業適用同一個基本工資嗎?不同年齡、家庭結構的勞工適用同一個基本工資嗎?

如果我們沒有辦法回答這樣的問題,我們又怎麼能夠知道什麼數字的基本工資叫做「適度」,而不會引發大量的失業呢?

 

除了工資以外

西雅圖的案例還說明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確實可以透過法令來調整基本工資,但對於勞工來說,除了基本工資以外,他們在求職時考慮的可能是更多層面的因素。

比方說,對於勞工而言「總收入」可能會比「每小時工資」來的更為重要,但西雅圖的案例說明了,調漲最低工資後,勞工的總收入反而減少了。因為,調漲最低工資後,當資方的營業收入不足以支應變動成本時,資方可能就會選擇結束冷門時段或冷門區域的營業,這麼一來,原本在這些時段、區域工作的勞工,其工時就會被迫縮短,總收入也會因此減少。

而當冷門區域的營業被迫結束,這些原本只能付得起郊區房屋租金的員工,沒有辦法選擇在鄰近區域繼續工作,他可能被迫要付出更高的租金搬到有更多工作機會的地方,或則選擇長時間通勤來維持生計。所以,雖然基本工資是調升了,但是資方的總收入減少了、勞工的總薪資減少了,消費者的選擇變少了,成為一個沒有人得利的最糟結果。

真實的情況自然是更為複雜許多,因為我們無法衡量整個經濟體系裡的每一位勞工與每一個資方的偏好,有些人在乎總收入、也些人在乎離家遠近、有些人則是在乎休假天數等等,但當我們限制了基本工資的這個條件之後,整個經濟體系裡的每一份子就要據此作出調整,而最後的調整結果很可能是一個全輸的局面。

所以,回到一開始的題目。

設立基本工資的意義在於,維持勞工最基本的生活水準。

但當我們根本無法訂出一個「適度」的基本工資,也無法衡量訂定基本工資後,對於其它工作條件的影響時,我們又怎麼能夠宣稱,設立並持續調漲基本工資能夠維持勞工最基本的生活水準呢?

特別是當我們的青年族群失業率連續多年高達兩位數的同時,持續的調升基本工資是在幫助他們?還是害了他們呢?

 

為什麼我們應該研究經濟制度

我花了很多時間在研究各種經濟制度的問題,原因很簡單,一個普通人在一個良好經濟制度下的生活條件,會遠比一個聰明人在惡劣的經濟制度下來得好上許多,關於這點,你只要看看改革開放前後各三十年的中國就知道了。

而我們永遠也無法知道,明天的我們,或著是我們的下一代會不會落入窮忙的階層。「階級世襲」沒有辦法保護他們,只有正確的觀念與良好的制度可以保護你的下一代、下下一代、以及更多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們,當他們有一天也不幸的必須要從事領取最低薪資的工作時,還有最後一點點翻身的機會。

而若這樣的呼籲沒有辦法改變現行的政策方向,我想這樣的研究至少可以讓你看清楚台灣這個經濟體未來的走向。不管是電力政策、勞工政策、貨幣政策都是如此。即便無法改變大局,那麼退而求其次,對於個人的金融投資或職涯選擇能夠有些幫助的話,也算是有一點價值了。

 

3 thoughts on “基本工資又調漲了,然後呢?

  1. 有一陣子沒來,伯達的網站文章怎麼就剩一篇呀?為什麼要拿掉文章呢?覺得您的觀察、觀點都相當不錯,希望能常讀到。甚至看過去文章都很有收獲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