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趨勢,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接到一些媒體的訪問邀約,希望我談談時下最新的科技與經濟發展。但近幾年來,我幾乎都婉拒了。原因很簡單,很多當下流行的東西並不一定會形成重要的趨勢,而真正重要的趨勢在過去這幾年來也未有什麼改變,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好談的了。

當然,有些東西我是真的不懂,那就更不用談了。XD

作為媒體,想要報導一些最新的發展自然是無可厚非;但反過來說,作為一個投資人、創業者,或著我們在考慮職涯發展與人生規劃時,為了那些如浮光掠影的名詞與現象而感到焦慮就相當的不值,我們該花時間關注的是那些真正會影響、改變這個世界的趨勢。

那麼,什麼樣的趨勢是最重要的呢?

我認為那些直線前進,且必然會實現的趨勢才是值得我們關注的。

比如說,人口老化的這件事。

只要一個經濟體的生育率越來越低,人口結構就注定會趨向老化。老化的過程沒有辦法逆轉、也沒有可能在短時間之內改變,這就是一個直線前進且必然會實現的趨勢。

這是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但其實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趨勢。

比如說我們每個人應該都「知道」台灣人口正在老化中,但我們真的都「瞭解」人口老化的影響嗎?如果真的是如此,我們的教育體系就不會從小學、國中、高中、甚至到大學的高等教育都會面臨減招倒閉的結果,畢竟少子化的趨勢已經延續了數十年了,不是嗎?我們其實有相當充裕的時間去因應,只是我們都在假裝以為我們已經瞭解這件事情。

另一個重要的模式就是那些有著明顯循環軌跡的週期性趨勢。

比如說景氣、股價或著房價。我在我自己的幾本著作中已經用美元體系的週期性變化來解釋全球景氣的榮枯,以及各個國家經濟之間的消長,而這個理論更可以用來解釋各個經濟體的房價變化。這雖然不是一個直線前進的趨勢,但它有著一定的規律與節奏,所以也是值得我們追蹤的趨勢。

當我們同時追蹤了幾個直線前進的趨勢以及週期性的趨勢之後,下一步就是要去評估這些趨勢之間的交互作用。

以房價為例,台灣在1990年後的房地產崩盤事件,主要原因是貨幣的週期性變化,但當時的人口趨勢還是有利房價的,因此在2000年之後,台灣房地產能夠再度掀起一波熱潮,但是現在呢?

現在正要進行的是美元的收縮循環,同時台灣的勞動力人口已經在2015年開始進入負成長,而這是一個不可逆的趨勢,那麼接下來台灣的房地產價格將會怎麼演變呢?

當我們評估完這些交互作用之後,接下來要去思考的是,在這些不變的趨勢之下,有什麼東西是可以被改變的?

通常,這就是投資與創業的機會。

比方說,網路連線速度越來越快,儲存空間成本越來越低,網路普及率也越來越高,這些也都是直線發展的必然趨勢,貝佐斯在相當早期就看到了這樣的發展,藉此提供消費者更便宜、更多樣、更快速的消費模式,成就了亞馬遜在今天的霸主地位。

但是,傳統書店就只能這樣坐以待斃嗎?

今年初才在台灣開了海外一號店的日本「蔦屋書店」可不是這麼想,因為他們抓住了另外一個直線趨勢。他們於1983年在大阪開了第一家的「蔦屋書店」,那個時候瞄準的客群是30歲左右的年輕人,也是消費能力最強的一個階層。

30年後,到了2011年,當傳統書店已經搖搖欲墜的當時,他們決定要在東京也開一家蔦屋書店。這時日本年輕人的消費能力已經大不如前,而且是網路的重度使用者,反觀50歲、60歲的「白金世代」卻具備較充裕的金錢與時間,也更追求生活的享受與品味,最後,年長族群就成了東京代官山蔦屋書店的主要客群。

人口老化這個趨勢可能敲響了許多產業的喪鐘,例如前述面臨沒有學生可收的傳統教育產業,但蔦屋書店卻巧妙的抓住了這個趨勢,而讓自己免於被另外一個趨勢給吞沒。

真正的趨勢不會改變,但可以改變的是我們自己。

研究哪些發展會演變成為長期趨勢?這些趨勢彼此之間又會有什麼樣的交互作用?而我們可以從中發現什麼樣的風險與機會?最後,看到這些機會的我們,現在應該做些什麼?這就是我每天在思考的東西。

將近十年的寬鬆貨幣政策創造了許多泡沫,但泡沫並非一無是處,它吸引了大量資金投入那些在未來有可能成為新趨勢的領域,一如過去的鐵路泡沫、網路泡沫都是如此,如果沒有泡沫的成份,這些科技也很難發展的如此快速。

但現在泡沫要散了、風要停了,那些原本在風口上的豬將會摔落地面,只有靠自己的翅膀才能繼續飛翔,而這也是我們應該要重新評估各種趨勢的風險與機會的時候。

 

我們關注的焦點可以分為三大類,分別是人口貨幣以及科技

如果你想知道我們是如何看待各種趨勢在未來的發展,非常歡迎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我們將會不定期的提供我們最新的觀察做為參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