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關注人口趨勢

 

為什麼我們關注人口趨勢?

因為它是一種直線前進,而且必然會實現的趨勢。

以台灣為例,新生兒最多的一年是1976年,那一年是龍年,新生兒人數有38萬4千人,在那之後,台灣的新生兒人數就呈現穩定滑落趨勢。到了1984年,台灣的總生育率開始落到2.1以下。

國際上一般將總生育率(TFR)2.1做為人口替代的臨界值,如果總生育率長期低於2.1,那麼經過一到兩個世代,也就是大約40年左右,這個國家的總人口就會開始進入負成長階段。

而在經過不到40年之後,台灣的勞動力人口已經從2015年開始減少,總人口則是最快從2021年就會進入負成長階段。

所以,雖然這幾年台灣人口老化的問題才開始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但其實從40年前的數據就已經說明,今天的台灣一定會走到這一步。

人口趨勢是一種直線前進,而且必然會實現的趨勢。

 

人口結構是最重要的

一般在觀察人口趨勢時,會把人口總數放在第一位。

例如,中國前總理溫家寶曾講過一段名言:「在中國,多麼小的問題,只要乘以十三億,就是很大的問題。多麼大的經濟總量,只要除以十三億,就會變成很小的數目。」.

但我認為人口年齡結構的變化才是最為重要的。

舉例來說,40年前,也就是我所出生的1978年,全台灣人口總數有1,720萬人;而根據國發會的人口推估報告,從現在開始的40多年後,台灣人口總數在2061年時也大約會是1,700萬人左右。

雖然都是1,700多萬人,但是人口結構卻有著相當大的差異。2061年,台灣65歲以上的老人佔總人口比例為41.9%;相對來說,1978年的老年人口比例就只有3.99%。

圖:2061年,台灣65歲以上人口佔總人口比例高達41.9%

各年齡層人口佔總人口比重,單位:%

資料來源:國家發展委員會,中華民國人口推估(105至150年)

而從上圖來看,從1978年到2061年,勞動力人口與其佔總人口比例先是持續攀升,然後在2015年達到最高點後開始向下滑落。這種人口結構的改變,也就是一般所說的從「人口紅利」到「人口負債」的階段。

這樣的過程,除了勞動力人口的絕對數量會有差異之外,高齡化人口結構之下的部份勞動力可能也必須肩負起照顧長輩的責任,因此,這個階段的經濟發展通常也會開始趨緩。

 

從人口結構推導消費趨勢

一個經濟體裏面人口最多的是什麼樣的年齡層?家庭組成結構如何?貧富差距是否擴大?等許多因素都會影響到這個經濟體的消費型態。

舉例來說,目前大多數人的結婚年齡約在30歲出頭,通常這時也會是首次購屋的時機,再過一兩年則是要迎接第一個小孩,而等到小孩上小學之後則是會出現第一次換屋,大約是40歲左右的階段,而通常這個階段也就是這個經濟體消費能力最旺盛的時候,之後就會開始一路走下坡。順帶一提,2017年台灣人口年齡的中位數正好是41歲。

而抓住家庭組成結構改變的經典案例,應該就數於汽車界傳奇人物艾科卡(Lee Iacocca)的事蹟了吧?他在1983年看準了戰後嬰兒潮的家庭結構轉變,因而決定推出休旅車款,剛巧石油危機也暫告一段落,因此這種能夠載全家出遊的大型車款成功的解救當時瀕臨破產的「克萊斯勒」。

其實像大家所熟知的無印良品、蔦屋書店等等,也都是瞄準人口趨勢改變下所推動的消費型態改變。作為一個投資者、創業者,如何抓住這樣的轉折變化就是我們在評估市場機會時要做的第一步。

 

如果你想知道我們是如何看待人口趨勢在未來的發展,非常歡迎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我們將會不定期的提供我們最新的觀察做為參考。

 

One thought on “為什麼我們關注人口趨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